男子40岁生日前夕收“礼物”:被要求解聘退房

2018年06月25日 21:53:15 来源:中国新闻

  原标题:在职突然收到解聘通知 获赔

  赵亮不会想到,在他40岁生日前夕,收到最意外的“礼物”竟然是来自他供职多年的彩虹公司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通知书上载明“因你在公司的年度评议考核中不合格,符合劳动合同中约定的岗位淘汰标准,故我公司自即日起与你解除劳动关系,另限你在即日起30天内腾退公司分配的安居房。”看着眼前的这封通知书,赵亮的心里五味杂陈。

  赵亮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从小学习成绩优异。上世纪九十年代,他通过高考考入北京一所知名大学电子通讯专业学习,毕业后南下在东南沿海地区工作多年,后来顺利跳槽到彩虹公司工作至今。只要一说起自己供职的彩虹公司,赵亮便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自豪。因为在同行业中,彩虹公司可谓是行业翘楚,员工的薪酬福利也很高。

  多年来,赵亮在彩虹公司的工作忙碌而又平稳,由于他之前有过多年的工作经历,目前已经是彩虹公司项目部中一个小团队的领导。虽然工作强度大,每天需要参与各种会议、撰写经营工作报告,但是需要处理的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没有之前那么多了。赵亮在工作中认真勤勉,不曾有过懈怠,无论是早上的晨会还是晚上的加班,他都很少缺席。

  2009年,彩虹公司启动了安居房工程,在各大城市里兴建人才公寓,解决员工的住房问题。赵亮听闻这个消息自然激动万分,面对日益高涨的房价,他感觉终于有了依靠,能够在这个城市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了。虽然安居房数量有限,但幸运的是,赵亮满足了公司条件,通过排队选上了一套还不错的安居房。与此同时,彩虹公司要求所有分得安居房的员工签订一份协议,协议上载明:所有分得安居房的员工自分房之日起,还需与彩虹公司签订至少6年的劳动合同;在劳动合同存续期间,凡是主动辞职的或是被公司开除的,均要退回安居房。看到合同上这几行字的时候,赵亮当时还沉浸在分得安居房的喜悦中,丝毫没有多想便欣然在协议的下方签上名字。然而就是这短短几行字,将在今后影响赵亮一家人的生活。

  繁忙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一转眼赵亮已经在彩虹公司工作多年。他不再是那个刚来公司时血气方刚的少年,如今的他,发际线虽然没有明显上移,但经常久坐且加班,令其体型已不再匀称,啤酒肚初具雏形,而长期的伏案工作,也让他的颈椎和腰椎时常疼痛。不过这些不适很快被幸福的家庭生活冲淡,他将安居房装修一新后,把父母从老家接来居住,帮忙照顾自己刚考上重点中学的儿子。一大家人热热闹闹,其乐融融。

  与此同时,彩虹公司的情况却越发不容乐观。随着移动网络技术的不断发展,传统公司的业务量逐年下降,在行业中的地位日渐滑落,利润加速下跌。谁能想到,当年叱咤行业的佼佼者,竟然这么快就陷入困境。

  一家公司想要渡过难关,简单来说只有“开源节流”一条路,要说如何尽快“节流”,那自然是裁员。果然没过多久,彩虹公司内部就传出风声,公司将要进行一次大规模裁员。公司内网中随即发出通告,每个部门将在年底实行评议考核,实行竞争上岗,执行末尾淘汰制度,裁掉那些不合格的员工。但赵亮始终坚信,凭借着自己的深厚资历,他绝不会成为裁员名单上的一员。

  到了年底,评议考核结果出来了,部里几个年龄较大、级别较低的员工得分较低,不出所料成了裁员对象,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赵亮的名字竟然也名列其中。实际上在这次评议中,评议考核小组部长拥有绝对的发言权。在部长看来,赵亮虽然名校毕业,有着多年的工作经验,工作也勤勤恳恳,但他近几年的工作缺乏亮点和创新,部门中新招用的年轻同事经过培训也能胜任他的工作;而与年轻人相比,赵亮的思想不够活跃,在接受新事物能力和学习能力上也远远落后于其他人。在日新月异的IT行业中,赵亮似乎显得落伍了。

  没过多久,部长就找到赵亮谈话,话语中流露出劝退的意思。赵亮完全没有预见到这个局面,一时根本无法接受,本能地向公司询问是否还有挽回余地、能否在内部调换岗位等,但部长冷冰冰甩出的一句话彻底击溃了他的执念,“上面的领导已经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再变了”。

  谈话后的第二天,也就在赵亮40岁生日的前夕,他就收到来自公司的邮件。邮件一打开,“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几个大字赫然在目。

  在看到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的那一刻,赵亮如石化般呆坐在工位上,心中涌出无限的悲伤和绝望。从没有想到步入不惑之年的自己居然会遇上这样的事。失望至极的赵亮陷入深深的苦闷,甚至陷入重度抑郁和失眠。一纸薄薄的通知书,不仅切断了他的生计,更破坏倾注了大量心血的家。这样年纪的他早已习惯彩虹公司的工作模式,虽然工资不算太高,但是勉强能维持家庭的运转。可是没有了手头这份工作,以后该去哪工作?更重要的是,此时赵亮突然想起当年协议上的那几行字,如果被辞退,还要把正在居住的安居房退回给公司,这样一家老小又该何去何从?

  赵亮不明白,自己每天上班准时,还常常加班,每天起早贪黑、勤勤恳恳地工作,与同事相处和谐,在工作中更是基本上没有犯过什么错误,为什么被辞退的会是我?赵亮找到公司领导,领导回应,我们是按照制度办事,解除行为合法。

  赵亮不甘心,以要求彩虹公司支付其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等为由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仲裁委确认彩虹公司的解除行为违法,支持了赵亮的请求。彩虹公司不服,向海淀法院提起诉讼。法院经审理认定,劳动合同中载明的解除条件系“连续两年年度考核不合格”,彩虹公司仅以赵亮一个年度评议考核不合格为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构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法院判令彩虹公司向赵亮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彩虹公司没有上诉,也按照判决书履行了给付义务。款项到账的那天,赵亮又路过熟悉的彩虹公司办公大楼,一张张年轻的面孔熙熙攘攘地汇集在彩虹公司的招聘广告前。赵亮想想自己的未来,不由陷入深深的茫然和恐慌中。

 

  海淀法院劳动争议庭法官叶亚楠表示,在当前的IT行业中,越来越多的职场中年人遭遇到赵亮的类似的尴尬处境。公司的发展需要人才的正常流动,但公司辞退员工亦应当有正当的理由。公司任性随意的解聘,一旦构成违法解除,公司将会面临高额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与此同时,本案中赵亮的经历也为职场中的中年阶层敲响了警钟,不要被眼前的舒适所迷惑,提前做好应对职业转变的规划,持续保持学习的习惯,保留失业后重新就业的能力。

  北京晨报记者 黄晓宇

       来源:北京晨报

张义凌

责编:
  • ?178453.html
  • /733912.html
  • ?k1ucx.html
  • /mepif.html
  • /359908/54ueb.html
  • /2fupj/433041.html
  • ?06isa/843325.html
  • ?122710/4lfws.html